位置导航 >> 首页 >> 党的建设 >> 正文
详细内容

周恩来:活到老,学到老,改造到老

来源:   作者:  编辑:  发布时间:2016年09月27日 00:00  点击次数:

(一九五七年五月二十六日)

黄任老要我来参加今天的会,很早就跟我说过。我同职教社是有一 段因缘的--在重庆职教社所办的"星期讲座"讲演过,给《国讯》写过文章。今天来参加会,能够见见各位朋友,很高兴。但是讲话却没有准备。任老送给我一些材料,我又没有功夫看。到底讲个什么题目好呢?我想,还是抓一个现实问题来谈谈。

共产党现在要整风,任老把整风比作种牛痘。从种牛痘这个问题,可以联系到我们自己,联系到各位。职教社是一个知识分子的团体,从职教社所走的道路,也可以看出中国知识分子的历史道路。中国知识分子是具有爱国热情的。我也是一个知识分子,在座的李维汉同志也是一个知识分子。我们都受过两种教育--资产阶级教育和封建教育。几老自不待言了。我不能称老,但也留过辫子,受过封建教育。毛主席说过,他就是资产阶级知识分子出身。最近,我陪波兰总理去天津,对天津的大学生讲话时也说过,我在南开受的就是资产阶级教育。它对我有没有作用呢?应该说,起了启蒙的作用。好处不要抹煞。但是毫无疑问,资产阶级教育有它不好的一面。如果看不到不好的一面,不进行自我改造,就会阻碍我们前进。

知识分子,在今天中国社会中是重要的、急需的,我在去年一月间所做的《关于知识分子问题的报告》中,讲得很多。毛主席在今年二月的最高国务会议上和三月的中国共产党全国宣传工作会议上也都讲过。中国的知识分子,一共大约是五百万人,高级知识分子并不多,按社会主义建设需要来说,很不够。所以要很好地重视这个问题。在五百万知识分子中,排了一下队,大学教授和中小学教师约有两百多万人,其中教授和副教授大约只有九千人,加上讲师、助教一起大约也不到六万人。在这些知识分子中,大多数是年轻的新的知识分子。其他方面,如各机关、科学部门、产业部门、卫生部门和军队中的技术人员,也是年轻的占多数。尽管开国时把旧中国的职员包了下来,但是他们现在占的比例毕竟很少。应该说,绝大多数的知识分子都是新中国培养的。不过,新的离不开老的,总要老一辈的帮助。因此,直接受资产阶级教育的虽然不多,但绝大多数总还是要受到它的影响。由此可见,知识分子的思想改造是个长期的工作。

这就是说,我国现在的知识分子,从思想意识看,与旧社会有千丝万缕的联系。旧的思想意识要它一下子都不存在是不可能的。以为到了新社会,人们的思想就自然都是新的了,这是不可能的。所以,思想改造不可能把旧的思想一刀斩断,而要长期进行。解放以后,我每次讲知识分子问题,总喜欢把自己的切身经验对大家说说,这样比较亲切些。拿我自己说,受共产党教育三十多年了,是不是资产阶级思想残余已经完全没有了呢?不是的,甚至于封建思想残余有时候脑子里还蹦一点出来。有的时候,说话没有经过仔细考虑,讲了错话,或是工作上发生一些偏见,这是为什么呢?有的就是因为思想上还有旧的残余,或者说旧思想的影响还存在。我们要反对两种主要的错误思想:一是教条主义,一是修正主义。教条主义是把原理、原则当教条,到处背诵,脱离实际,脱离群众,这样办事当然是行不通的。修正主义是把马列主义的基本原理、原则,加以修改,这种修改是完全错误的,实质上就是受资产阶级的影响的表现。整风,就是要把共产党员的错误的政治主张、行动作风和错误思想加以分析批判,进行改造。不能认为成了共产党员的知识分子就一定是完全改造好了。他们信仰共产主义,服从党的领导,遵守党的纪律,愿意从事工人阶级的事业,这是一回事;至于思想作风上的一些毛病,需要通过长期改造来克服,这又是一回事。当然,觉悟高,学习好,在实践中善于总结经验教训的,改造得就快一些。觉悟低,学习差,不善于在实践中总结经验教训的,改造得就慢一些。这种情况,在党外的知识分子中同样存在。

过去,中国知识分子生活在受外国侵略和封建统治的旧中国,所以往往产生救国革新的要求,再往前进,就有革命的要求。自从鸦片战争到五四运动,知识分子是起了很大的作用的。例如,太平天国是农民运动,但领导人洪秀全也还是知识分子。辛亥革命的领导人,主要是知识分子中的革命派。辛亥革命后,知识分子又推动了五四运动。中国共产党就是受俄国十月革命的影响在五四运动基础上成立的。以后的学生运动,从九一八事变、一二九抗日救亡运动到后来的反蒋运动,知识分子大多是站在前面,受革命的吸引,同情革命的。反动统治者不给知识分子以发展机会,知识分子不能施展其才能,他们不仅政治上受压迫,生活上也没有出路。所以知识分子总是要求改革现状,要求进步。这是积极的一面。

但是,旧中国的知识分子也有消极的一面。看不到这一面,就是看不到自己的短处。中国的知识分子,总是中国社会的产物。从旧社会来的知识分子,不可能不带有旧社会的习气,有的还有所谓士大夫习气。我自己的家庭就是士大夫家庭。士大夫总有它的保守的一面。记得一九四六年土改的时候,我和任老谈过,我们的亲戚朋友如果来反映土改的情况,要注意从两面去听,工作有偏差也许是事实,但还要想一想他为什么来反映。我们中间有些人是从剥削阶级来的,应该懂得剥削阶级是会给人们带来偏见,使他们把好得很的事情看成糟得很。中国士大夫有自尊心,有民族气节,这是好的一面。但是,念旧,不加分析地觉得旧的都可怀念,这些却是他们的毛病。还有,就是受旧中国资产阶级教育的影响。这种影响在庚子(一九○○)年以前还比较少,那时候士大夫的保守性主要是盲目排外。到了庚子年以后情况就不同了,外国资产阶级教育的影响逐渐加深,盲目排外就逐渐变成盲目崇外了。还是拿我来说,我从南开受到了启蒙教育,因为学了一些新知识才能进一步接受革命的思潮。这是好的一面。而另一面,我也受到了资产阶级教育的消极影响,沾上洋气,似乎凡是新的都好。我相信过无政府主义、基尔特社会主义,后来在斗争中才逐渐相信了马克思主义。中国革命是逼出来的。人民灾难深重,不革命不行。知识分子改造也是一样,总要有人逼,走革命的路才快一些。我们知识分子要革命,就得摆脱旧的东西,克服封建习气、资产阶级思想、士大夫习气和洋气。这些旧东西,只要稍许不留心,就会在头脑里冒出来。所以必须经常注意进行思想改造。我们批判洋气,并不是说不要学外国的好东西,而是要批判那种以为外国什么东西都好的错误看法。中国知识分子的旧东西,和西方资产阶级知识分子比较,可能不那样根深蒂固。西方知识分子是不轻易改变他们的世界观和人生观的。中国知识分子比较容易抛弃旧包袱,这是因为他们的"资本"不厚。这当然是相对而言的,实际上"资本"尽管不厚,也不是短期就可以解决的,而是要和风细雨地进行长期的思想改造。尽管社会主义三大改造已经胜利,但是思想意识的改造毕竟是长期的事。今天,我对职教社的朋友们贡献一点意见,那就是要做到:活到老,学到老,改造到老。我自己也是这样做的,停顿就是落后,落后就要思想生锈。共产党员也是一样。

我们正处在继往开来的时期,放在知识分子面前的任务是艰巨的。我们应该很好学习,努力改造,只有不断地学习、改造,才会不断地前进。

(这是在中华职业教育社立社四十周年纪念会上的讲话)

关闭二维码
请用手机二维码识别软件照此二维码。